万山载雪  

【授权翻译】【es】【纺夏纺】为了接住那颗星/to catch a falling star

请 勿 转 载


Warnings:

*原作者为AO3上的serulean,美好属于她的原作和es!

*授权截图及翻译相关见前篇

*原文地址点我

*前篇:【日凪日】爱为何义  【狮心】serendipity


为了接住那颗星 / to catch a falling star


作者:serulean

cp:青叶纺/逆先夏目(斜线无意义)

级别:PG


summary:

“你会那么做吗a?”漫长的停顿后,夏目耳语道,声音轻柔得奇异,摇动的火光中,他双眼闪烁,“如果你发现了一颗坠落的星星,会...

【授权翻译】【es】【狮心】在柳暗花明处/serendipity


请 勿 转 载

Warnings:

*原作者为AO3上的serulean,美好属于她的原作和es!

*授权截图及翻译相关见前篇

*原文地址点我


Serendipity:意为意外发现珍奇事物的本领;有意外发现珍宝的运气

(在这个题目的翻译上我已经黔驴技穷了,若有更好的提议请尽情地评论)


在柳暗花明处/serendipity


作者:serulean

cp:濑名泉/月永レオ(斜线无意义)

级别:PG


Summary:“今晚的月色真美。”泉呼出一口气——这话十分自然地从他嘴里溜出来。他没有意识到它们的重量,直到……

Leo...

【授权翻译】【es】【日凪日】爱为何义/what is love

请 勿 转 载

Warning:

*原作者为AO3上的serulean,作者专栏点我 太太写了一系列很动人的ES短篇,我要了作者的ES相关同人的授权,一切顺利的话应该会在近期逐渐翻译出来。每篇文章都非常美,我翻译不出其美好的万一,推荐大家感受原文!

授权截图:


*感谢给我提供了建议的 @Queensberry 

*原文地址点我


爱为何义/what is love


cp:巴日和/乱凪砂无差

级别:PG


Summary:

凪砂从字典上扯下那一页。“爱,”它这样写道。如果他将这一页放在心口,或许他最终能明...

【FGO】【千里眼组】世事难料

异闻带有个所罗门的if展开。大概背景是所罗门不是四战召出,而是前所长造成迦勒底后,somehow利用圣杯达成的召唤一号。前所长想要实现的愿望是复兴神代。

Bug非常、非常多,而且全是毫不靠谱的无根据脑补。

千里眼组+女主盾,无cp

 

(肯定会有的)OOC属于我,(未必会有的)美好属于原作

 

 

世事难料

 

 

“我不知道。”他说。

 

白发英灵站在对面,凝视着他们,神情平和,面上仿佛还带着一丝微笑。然而完好无损的十戒在他手上闪闪发光,衬托出褐色小臂上蜿蜒的复杂纹路。他们身处一座巨大而空旷的废弃宫殿,高耸的...

【FGO】【梅林罗曼】姗姗来迟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原作,文中抽卡经历和迦勒底BOX参考本人迦勒底


概要:梅林在终战后才来到迦勒底。


姗姗来迟


1.


从终局特异点回来的第三天,御主路过了一趟召唤室。之前制压魔神柱时掉落的一些素材,被达芬奇折腾一通之后竟然变成了召唤媒介。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太过波折,如今大局已定,迦勒底前路未知,有些英灵已经悄悄离去,任谁都没有了召唤的心情。藤丸立香肌肉酸痛,四肢沉重,整夜整夜地难以入眠,这天玛修扶着她从医务室回来,途中看到以往常去的门口冷落无人,她下意识地一掏口袋,居然摸到一张薄薄的呼符。

这纸片曾经令她欢呼雀跃,现在却只是寻常地看一眼。“玛修,”她招呼道,“我们去...

Lantheo:

来自中世界:



感觉小托整理宝钻应该是参考了本文的意图,所以好多诸如太阳先于双树存在等后期设定没有选用。



食肉饼:





三星望月:





阅读理解材料(节选自《托尔金给出版商的信》):...



重读宝钻1

我觉得把这个lo废弃掉可能不太好……

最近在看宝钻,感觉对有些地方还挺有想法的,想记一记。心情不同的时候,读宝钻也会看到不一样的东西,这次的首要不同就是由于最近心情闲适,我终于开始对着地图一个一个对地名了……

……好累啊,我宁愿去默写三遍五家家谱。


而且每次出现托老的“里格”却没有办法知道到底是多少公里真是太烦躁了,看地图说伊芙琳瀑布离塔斯仁谷大约八十里格,但是西瑞安河离葛里安河和欧西瑞安德的边界只有大约一百里格。是我地理真的不好吗,我觉得看起来不大像……最后想了想,决定是我地理不好。


1、维拉(不分维拉和维丽)的设定让我很想琢磨,伊露维塔就是一个高高在...

[翻译][BvS][S/B/S]指引我向光明 command me to be well

我的天啊,实在是太美了,我看得热泪盈眶。原作和翻译的文笔都非常非常非常美!

宛若琉璃:

作者:figure8


内容简介:


逃离死亡是有后果的。


或者,起死回生的超人身心受创,布鲁斯不情不愿地在家中收留了一批超能力伙伴,而外星怪兽入侵拉近了大家的距离。


分级:PG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43468


授权截图:
————————


In the madness and soil of that sad earthlyscene 在疯狂与悲哀的尘世之间


Only...

刚拼死在看BVS前把钢铁之躯看完了

感觉像一个明天就要考数分,然而从来没有听过课的学生。

本次的补习范围是星——辰——大——海——!

对于我这种之前喜欢的是美队这样只有区区四倍人类力,没有超能力没有高智商没有酷炫装备,全靠一身正气的角色的人来说,超人实在是有点超纲了……整场打斗部分都处于内心戏汹涌澎湃的状态,纽约大楼像豆腐一样说撞就撞,连卫星都能打断,亨超被扔在泥地上时还像打水漂一样弹起几个泥尘圈儿,我看着他无比正直的颜和蓝眼睛和身材,真是觉得无从接受起。

看到檀木说他们砸掉的是老爷的楼……真的吗哈哈哈心疼老爷,就像心疼被砸了复仇者大厦的铁罐和在各种超级英雄片里被毁了无数次的纽约。

在幽灵党之后觉得看动作戏没意思,虽然这...

不要问我为什么一帧帧地炸裂——————感觉有一整个世界复苏死去,刹那生灭,“他活得比月光更久”伊露维塔啊!二梅殿下!

终于可以用二名字的Angel1802:

不要问我为什么跪着看视频。

Ezzuka_弓盔开催:

大家好这是我本命太太我爱——(被警察抓走

仪酱说不想陪你喝鸡尾酒之王马天尼:

【精灵宝钻】同人本宣视频1《黄金时代》The Age of Laure

(因为图片和视频不能一起发所以><让我刷个屏……)

本宣日志在这里!http://levirena.lofter.com/post/1a86d9_9eea0ac

【靖苏】色即是空

百粉回馈社会,性转梗,但是不是通常那种。没有写到各位点的梗,我觉得我是个大骗子_(:з」∠)_

这篇是糖,纯的,再有刀子我切腹

糖要什么智商!←我这么叫着说

 

色即是空

 

cp:靖苏靖无差

弃权声明:人物属于海晏,梗属于 @料峭沙溪微雨 太太,已取得授权,很严重的ooc和崩坏属于我。太太那篇非常非常之棒,非常非常之萌,推荐观看。

同时赠与 @易爬墙君 ,祝生日快乐,奔二快乐=3=

前情提要:冤案洗雪后,长苏度过了大概半个月的安定日子。

 

 

梅长苏在逐渐转亮的天光下醒来。他最近被过于安...

听说有百粉点梗的传统

所以……各位有什么想看的梗吗?

最近收到很多喜欢,不胜感激,鞠躬再鞠躬。lo主十分懒,文力低下,虽有心开写蔺苏继续写靖苏回报社会,但一时没有什么好梗。如果各位有什么想看的或者有趣的梗可以试着说一下,我可能因为懒而这样那样了写觉得好玩儿的~

最近陷在琅琊榜里所以可能主要是这方面,虽然KHR也是可以的。非常欢迎靖苏靖无差和粮食向,无比热烈欢迎靖苏甜梗!←说真的我好想要个靖苏甜梗啊!

以上,挂一会儿,没有人理我的话就,w

【靖苏】五次梅长苏(或林殊)安抚了萧景琰

以及一次萧景琰安抚了他


cp:靖苏靖无差

基本上是对 《梦中身》的一次阅读理解,原著结局warning

都是老梗,人物性格飘忽不定,我觉得我明天早上起来就会因为OOC而羞耻得把它删掉……


1.>>

萧景琰说:“小殊,你倒是够了。”

他的好友从窗户摸进来,仗着此处是他熟得像家一般的靖王府,连门窗都懒得再检查,在他床边一屁股坐下,鞋子一甩翻身滚到床上,张扬红衣上面一双清亮亮的眼睛看着他:“景琰,你怎么还在生我的气?”

林殊一介小霸王,很少用这样柔软的口气跟他说话,因为一般他没这么开口,萧景琰就先顺着他。年轻皇子叹了...

【琅琊榜】风刀霜剑

风刀霜剑

言豫津中心,无cp。

暴露LO主没有文学素养。原著结局warning

 

梗概:风刀霜剑言如雪。

 

1.

言豫津小时候,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但论起人前装乖人后闯祸,他自认拍马也追不上林殊哥哥。

林殊长相好,身形好,头脑也灵,四书五经十八般武艺学了个遍,朱弓长剑,舌灿莲花,笑起来是一口白牙晃瞎所有人的眼,不然怎么叫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他生来似乎就事事压别人一头,闯祸捣乱也不遑多让,没少带他们一群孩子跟着哇哇叫着吃苦头,小孩子吃了苦头也不长记性,完了还是热热闹闹地跟着他和七皇子殿下满皇城风风火火,搅得整个金陵城鸡犬不宁。

他和景睿也不长记性。被绑...

【靖苏】梦中身

梦中身

cp:靖苏靖无差

声明:美好属于他们,他们属于彼此。

小短篇。

又名#萧景琰与梅长苏对话录#

 

 

萧景琰终于放下笔时,烛火微茫,已不知将近几更。

他处理国事时素来不喜有旁人,又体恤下人,吩咐他们不必苦苦守着自己,是以他放下笔,好不容易从奏疏里抽离出的思绪散漫地游荡了一圈后,屋中仍是一片寂静,独有不知何处来的缥缈鸟鸣,合着屋内烛火随微风的跃动。疲惫如潮水般温和而猛烈地淹没了近知天命的皇帝,睡意却浅淡,他揉着眉心,从书桌后站起来,踱到殿中小院去散散心。

四下一个人,一丝人声也没有,仿佛所有的宫女与太监当真全去睡了。而天色仍然是一片漆黑,独有一轮纤小...

©万山载雪 Powered by LOFTER